第747章(1 / 2)

刚要挂电话,电话里传来一阵阵响动,南颂一愣,这是……监测仪的声音?

“大哥,怎么了?”她顿住脚步。

洛君珩略低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:“他醒了。”

*

言渊醒了。

他的身体恢复情况比想象中要好,但还需要留在重症监护室观察,身上多处断裂的骨头都用钢板和钢针定着,难受是肯定的。

能醒过来,能活着,已经是万幸了。

南颂这边走不开,苏睿和四哥季云都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。

刚开完晨会,南颂进办公室的时候,白鹿予正在跟季云视频通话,见南颂进来,立马冲她招手,“快来快来,正说你呢!”

南颂走过去,见病房里围了一堆人,哥哥们居然都在。

而被簇拥着的,自然是刚刚苏醒的言渊。

“嗨,言机长。”

南颂冲着镜头招了招手,微笑着同他打了个招呼,“还记得我吗?”

言渊虽然醒了,但人还是躺着,鼻子里插着管子,脸色苍白,非常虚弱,说不出什么话来,只看着镜头,微微嚅了下嘴唇。

季云凑过去听了听,而后对南颂转述言渊的话,“他叫你,小南颂。”

“还小?不小了,都老了。”

不过怎么也比“南颂藏书”好听。

他又动了动嘴唇,季云又凑上去听了听,继续转述,“他说你唱歌很好听……你唱歌了?还好听?”

权夜骞:“那肯定不是小六唱的,放的音乐吧。”

洛君珩:“我听了,不好听。”

他又看言渊一眼,道:“她不是小孩了,不需要鼓励。并且她的歌声,不值得鼓励。”

言渊扯动苍白的唇,无声地笑了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